鯪魚雁餅LYYB 同人工作坊'
http://facebook.com/lyybteam/

為滿足人類原生的欲望––食欲與性欲而存在 ♥
多為同人圖文, 偶有原創
目前在準備YOI維勇同人本中~

成員:
雁去歸來@文手
http://pandaccw.lofter.com/
凌魚Miyo@繪師
http://facebook.com/miyofishart/

此帳號由2位共同管理中www會跟臉書專頁同步更新的
謝謝各位

关于

[YOI維勇]Love Never Dies《第七章 紫色-冷調》

[YOI維勇]Love Never Dies《第七章 紫色-冷調》


=================================

「尼基福羅夫先生,容許我再確認一次,請你再說一次你腦海中最近期的記憶?」醫生們站在床邊提出疑問,維克托半躺在床上,斜眼瞄著另一邊眉頭深鎖的雅科夫,「大概是......剛到索契正要參加大獎賽,之後的事已經有點模糊,所以我是真的拿到金牌了嗎?雅科夫。」


「維恰,醫生正在幫你做檢查。」雅科夫的眉頭皺得更緊,他轉過頭去詢問醫生,「醫生,他的情況怎樣?」


醫生邊在病歷上書寫,邊回答雅科夫的提問,「看症狀的話確實是PCS,就是腦震盪症候群,我們剛剛幫尼基福羅夫先生檢查時,發現他除了記憶缺失之外暫時沒有其他症狀,掃瞄圖等等各種指標都在正常範圍裡,當然如果隨後時間有頭痛或是頭暈的現象也請第一時間告知我們。後腦的傷口大概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就會復原,再觀察兩天沒什麼特別狀況的話,就可以出院回家休息了。」


「那他現在的狀況還適合訓練嗎?」雅科夫沉聲問道,「如果沒有其實症狀的話,大概一個月左右就可以開始繼續訓練,我知道尼基福羅夫先生有拿到年底大獎賽的參賽權,我們這邊也會盡力支援你們的。」老醫生把手伸出來拍了拍維克托的肩膀,雅科夫脫下了帽子微微向醫生點了一下頭以示謝意,老醫生就帶著一行人離開了維克托的病房。


「所以,雅科夫,你上次說我在索契之後休賽了一年去當教練了,這是真的嗎?」維克托坐直身子拿起病床旁的水杯斟起水來,「是一個怎樣的選手?他現在人呢?」雅科夫眼神暗了下來,他看著維克托然後緩緩地說,「是一位日本選手,他目前已經回日本了,本來你跟他的教練合約就講好了只是一年而已,你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回復訓練了。」


「已經回日本了喔?好可惜喔明明可以透過這位學生去了解這一年的我呀......」維克托的眼睛透過病房的窗戶望向遠處,「雅科夫,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選手會讓我放下一切跑去當教練呢?」雅科夫重重的咳嗽了一聲,「是我的意思,維恰,當時是你的滑冰到了瓶頸,是我把你指派去當這位日本選手的教練。」


維克托把視線收回來看著雅科夫,湛藍的眼底全是摸不清的情緒,「雅科夫,你會向我隱瞞什麼事嗎?我看得見顏色了,代表著我遺忘了的這一年裡我遇見了我的靈魂伴侶,難道你真的會什麼也不知情嗎?」


雅科夫看向維克托的雙眼,他就知道自己的學生並不會因為簡單的幾句話就放棄追究他失去了什麼記憶,尤其是他現在的雙眼看得見顏色,可是雅科夫明白到,謊言一但開始了就需要堅持到最後,這是對維克托最好的選擇,「維恰,你並沒有跟我透露過你的靈魂伴侶是誰,你只是在索契之後告訴我你看得到顏色了,我想我作為教練沒有騙你的需要。」雅科夫把臉板起來,手拿著雨傘用力的敲了一下地板,「醫生說過PCS有機會會讓你易怒跟沮喪,維恰,你現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


維克托定眼看了雅科夫好幾秒,好像試圖從自己的教練臉上看出一些端倪,幾秒後維克托把視線移開,「對不起雅科夫,或許真的像你說一樣這是後遺症,醒來之後發現過了一年多而我什麼都不記得,這一點讓我有點不舒服。」


「孩子,你好好休息。」雅科夫轉身打算走出病房,維克托的聲音再一次傳來,「雅科夫,瑪卡欽怎麼了,有好好吃飯嗎?」雅科夫當然知道瑪卡欽沒了維克托會不肯吃飯,所以他早就叫了尤里把馬卡欽帶去找牠的另一個主人,但這些也不可以讓維克托知道,所以雅科夫只好敷衍了一句,「牠現在在莉莉婭家,有被好好照顧著。」


「那就好了,謝謝你,雅科夫。」


*     *     *     *     *

維克托他再一次失眠了。


自從出院之後他晚上就變得很淺眠,甚至有一些晚上只能躺在床上睜著眼等待天亮。


維克托透過自己隨身的筆記本知道自己訂下了這一季的主題是【擁有】,選曲和編舞都已經有了基本的定案,可是維克托不了解為什麼自己會選了這個主題,這是一個不可以靠著演技來補救的主題。


他不是沒試過旁敲側擊的詢問其他人關於過去這一年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只是跟雅科夫一樣的說法,就連尤里也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丟下一句誰知道有關你的事,然後就離開了,維克托知道他們一定隱瞞了什麼,可是無論他怎樣回想,或是試圖在家裡尋找一絲線索,他一點發現都沒有。


維克托煩躁地抬起右手揉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接著左手下意識地摸上了右手的無名指指根。


又來了。維克托心想。


當自己在醫院醒來的時候身體下意識又是會做這個動作,然後維克托留意到每當自己情緒開始起來的時候,身體下意識的就會想要觸碰自己右手的無名指,就好像這個動作會帶給自己平靜,或是在無名指上本來應該有著些什麼會讓自己平靜的東西。


維克托翻身下床,走出房間看見瑪卡欽再一次睡在門前的地毯上,他覺得很奇怪,因為從前瑪卡欽都是會在自己的房間裡睡,可是自從自己出院以後,瑪卡欽多數時間都是趴在門口,就連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是一樣。維克托直覺覺得他失去的記憶中有著很重要的事,但是當身邊的人都不告訴自己的時候,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維克托走進洗手間,扭開水喉洗了把臉,抬頭看到鏡中自己湛藍的雙眼,他再一次閉起眼睛嘗試回想自己色擊的那一剎那,到底是誰、到底在哪,他遇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靈魂伴侶,維克托循著自己的記憶回想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有關這一年半的記憶卻依舊空空如也。


憤怒、不安、沮喪,各種負面的情緒向維克托襲來,讓他的手握成一個拳頭,愈握愈緊,而鏡中的藍眸也燃起了怒意。到底自己忘了什麼,到底為什麼自己會這樣不安,到底為什麼只是缺失了一年半的記憶卻讓自己也變得不認識自己一樣,到底是誰闖進自己的生活然後又離開。然後維克托彷彿聽見內心有個小聲音正在嘲笑著自己,你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也只是一個連自己的事也回想不起來的廢物。


砰——


維克托一拳打在洗手間的鏡子上,玻璃應聲碎裂割破了他的手,鮮血沿著手臂滴下,門外傳來瑪卡欽的抓門聲,維克托回過神來默默的抽回手,檢視著有沒有玻璃碎片留在自己的傷口中。手中的傷口沒很痛,或是說這種痛感讓維克托冷靜了下來,他知道他有辦法去找回自己失去的東西,既然身邊沒有人願意告訴他,那就由他自己來尋找。


維克托在處理自己的傷口時,細心的想了想,雅科夫說自己是在前年索契之後看得見顏色的,那就表示他的靈魂陪伴很大機會是在大獎賽上遇見的,而自己失去了這一年半的時間,關鍵就在自己的學生身上,而這位學生聽雅科夫的話也回了日本準備比賽,所以得出來的結論是,接下來的大獎賽只要找到這兩個人,說不定自己就可以找回一點點記憶的碎片。雖然醫生有跟自己說過大部分的PCS會在一段時間後自動痊癒,但維克托並不想讓時間這種虛無的東西來主宰自己,他要靠自己去找回自己失去的東西。


維克托包紮好自己的傷口,回到房間拉開抽屜拿出醫生開的安眠藥,他很抗拒這種藥,即使醫生跟他再三保證受PCS影響的病人早期都需要靠安眠藥來入睡,只要慢慢地適應就可以停藥,維克托知道眼下自己需要做的是好好休息並早日回復訓練,所以他扭開藥罐,按著指示吞下了兩粒,然後躺回床上,在構想著自己的服裝中慢慢地睡著了。


*     *     *     *     *

在維克托出院後的一個月,他回到了冰場開始訓練。


雅科夫和其他人都密切留意著維克托,始終他在早前的車禍裡頭部受傷,所有人都已經有心理準備如果他身體上有什麼不適就隨時把他扛下冰場。


可是維克托並沒有。


甚至好像從沒中斷訓練一樣,除了因為臥床太久肌力需要重新訓練一下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完美。他還跟莉莉婭討論自己比賽的服裝,說想要堅持用紫色作為服裝的主調,要求著要由他自行設計,一開始莉莉婭反對維克托的建議。一般來講大家的服裝都是用對比比較強烈的顏色,因為並不是每一位裁判都經歷了色擊可以看得見顏色,如果像維克托一樣用這樣的顏色配搭,有機會在服裝上給評審一個不好的感覺,可是維克托只是拋下了一句,「我的服裝並不是為了評判而設計了,我已經決定了莉莉婭。」


「那告訴我一個非要用紫色的原因。」莉莉婭雙手抱胸看著維克托,「因為紫色是只有像我一樣的人才會分辦出來的顏色。」維克托是這樣回答的,站在一旁的雅科夫很清楚維克托口中所指的像他一樣的人是什麼意思,所以雅科夫也只是揮了揮手,跟莉莉婭講讓他自己決定就好。


維克托跟教練們說完話以後就回到了冰場上繼續練習,他練習的時間比起以前更長也變得更專注了,他的臉上也不再像往日一樣無時無刻帶著笑容,維克托一直想不通的事,就是他的靈魂伴侶為什麼會選擇拋下了自己,還是說自己在人海之中弄丟了他。而他的學生又是何時離開了,為什麼自己受傷了也不見他傳來一個問候。


維克托翻看了去年的大獎賽影片,發現自己跟那位叫勝生勇利的學生關系應該很好,影片中偶爾拍到自己的片段,自己的臉上也掛著少有真心的笑容,可是為何關系應該如此親密的人,為什麼自己發生意外到現在完全沒收到一個問侯,甚至連自己的手機裡也完完全全的沒有這個人的聯絡方法。維克托的直覺告訴自己可以從這位日本的YURI的身上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年半,而見到這位選手的方法就只好在大獎賽上跟他碰面。


「你那種澎湃的情感,我沒有辦法複製,可是至少在技術上,還是足夠帶我再一次進入大獎賽的FINAL,你就好好的等著我,勝生勇利。」


TBC.

==============================

俄羅斯人破壞傢俱(1/1)達成

很可怕對不對,好像OOC了對不對

可是你們相信我,突然發現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真的很煩躁

加上腦震盪的病患本來就會受影響比較易怒

然後放心,到最後那個維八歲一定會回來的

目前就讓他先做回戰鬥民族?

其實我不太確定是不是要這樣寫

不過就......把我自己想寫的東西寫出來就好了

最後一樣

你的愛心跟評論是我最大的動力

請用愛心跟評論淹死我


2017/4/21

雁子

评论(5)
热度(42)
  1. 。雁子。鯪魚雁餅同人工作坊 转载了此文字
    好了~要推廣一下自己跟繪師的共同主頁XD所以就這樣吧~~要讚好喔!!

© 鯪魚雁餅同人工作坊 | Powered by LOFTER